支付宝和微信创造的扫脸支付是未来趋势还是噱头?

  北京海淀区一家大型连锁超市的工作人员指着工作记录的笔记本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支付宝和 wechat 的面部扫描缴费机今年春节期间走在一起。你看,仍然没有多少新会员,每天只有几个人,刷脸的支付金额占总金额的一部分, 那一边的洗脸机总是有卡住和断开等问题。因此,现在每台机器都需要管理员来处理,而且必须值班,连两名工作人员都忙不过来。”

  近两年“刷脸支付”市场硝烟还未起,今年也才是“刷脸支付”商业化的第一年,自支付宝、微信陆续入局后,不仅使出惯用的巨额补贴手段,还与众多服务商合作布局,加速这场两强争霸的收银台上的战争。

  然而,提到“刷脸支付”第一步则是要完成刷脸,在提供便捷性的同时,近日“小学生发现丰巢快递柜刷脸取件漏洞,用照片即可代替”的报道引发了大众对于刷脸安全性的质疑,而这背后的技术问题也不容小觑。“刷脸暂时还不安全,还不是技术驱动。”灰度认知社创始人曹升对记者表示,现在来看刷脸支付谈不上技术方向,只能说代表了一种可以尝试的未来趋势,大家都想抢先布局,但是现阶段主要是一种市场营销阶段,就像5g手机一样,还是一个噱头。“刷脸支付”现在像是一个新生儿,独立it分析师唐欣对记者说,其适合的场景较多,一至两年将是一个市场爆发期,直到一二线城市大量普及,但无论对商家还是平台而言,它都不会像之前二维码普及那样,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战争前夕

  刷脸支付,其实分为两个层面,一是人脸识别技术,国内很多巨头、新贵公司在做,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的发展和在应用场景上的突破,其不再局限于考勤、门禁等应用,还广泛应用于医疗、金融、公安等领域。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预计未来5年人脸识别市场规模将保持年均25%的增速,2022年市场规模将达到约67亿元。

  支付宝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从人脸识别到支付其实是需要一个门槛的,比如技术门槛、支付牌照等要求。据他回忆,2014年,其实支付宝已经出了人脸识别的应用,如人脸识别登陆公积金,直到2015年马云在德国的汉诺威展览上,第一次实现了手机的刷脸支付,同样是从2015年开始手机端可以直接刷脸支付淘宝的购物单,但是这时刷脸支付还没有大规模地试点。

  在2015年之后,支付宝刷脸支付的实验室一直在研发,两年后开始进入支付行业。上述支付宝相关人士说,“我们也有主动找到二十家左右的商家去推进产品,如在肯德基、卜蜂莲花,让商家尝试看一下效果,然后会得出产品的一些技术、数据积累和一些实际情况的经验,如收银效率的提升做维度观察,然后进行总结。”

  微信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在人脸扫描支付产品青蛙发布之前,我们实际上已经在支付的基础上做了一些业务上的改变,比如在扫码支付之前和之后, 他们会做一些事情来吸引顾客和发展会员的能力,如引导用户在扫描二维码和获得商家会员卡后获得优惠券。然而,这部分的需求实际上越来越大。例如,从商家那里取回优惠券的频率相对较低,而且很难。“我们发现有一种更好的方式来携带这一件,刷脸设备正好合适。”

  微信刷脸支付产品团队告诉记者,今年年初,他们团队在一个月内轮流在百果园做收银员。“之前微信有基于商户的需求,自己又掌握一些痛点信息,实际体验后发现,商家对发展会员需求量特别大,这基本上成为每个收银员的kpi,要求每天要发展多少会员。因为从商户经营角度发展会员很重要,但如今线下引流不同往日,已经变得非常困难了。”

  而另一痛点则是,他称,用户其实对于商家问要不要成为会员这件事,有很强的防范心理,需要解决刷脸系统和商户的pos机、会员体系无缝连接的问题。

  这些是两家产品还未上市之前的动作,但走出“家门”后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场人力、财力的角逐。

  2018年12月,支付宝推出了其产品蜻蜓。三个月后,微信推出了标杆产品 “青蛙”。4月,时任支付宝支付事业部总经理的钟宇表示,他将在未来三年内投资 30亿元用于人脸扫描支付。5 个月后,在支付宝新零售开业当天,支付宝宣布取消 4月发布的 30亿市场补贴,改为 “补贴不限量”。相对而言,微信暂时没有公布补贴政策,上面提到的微信相关人士也否认市场有巨额补贴的传闻。

  “从动作上来看,目前支付宝是相对领先的”,唐欣说,但微信拥有庞大的用户量和沉淀资金,这跟支付界面无关,所以在刷脸支付上,微信拥有天然的优势。

  

  战争一触即发

  一位住在苏州木浦镇的消费者告诉记者,从 8月开始,他突然发现他生活中几乎所有的超市和便利店都安装了刷脸支付的机器, 即使是一个 30 平方米破旧的超市也有它的装置。

  记者了解到,目前零售、餐饮、自动售货机、校园等是支付宝和微信重点运营的场景。目前一些头部超市、连锁便利店,支付宝的刷脸支付系统已经覆盖了七八成,刷脸的城市在全国已经超过一百个。微信刷脸支付设备截止今年8月的投放量是几千台,到现在基本已经过万台。

  在与商家合作以及市场铺设方面,支付宝相关人士称,在蜻蜓上市之前,一台刷脸机器售价2万元,等到蜻蜓大规模生产后,这个价格就从2万元降到2千元,降低了80%的成本。商家购买会有补贴,以及如果你的机器的新用户数可以达到规定,很多商家的机器甚至是不花钱的。从去年8月开始,支付宝和一些工厂联合生产产品,也给其他合作厂商提供支付宝的摄像头和软件技术,然后厂商可以自行生产和销售。

  微信相关人士说,刷脸支付的业务我们比较依赖其服务商,首先是硬件服务商,我们会把摄像头和相关的关键技术开放出去,硬件服务商可以基于此去发展他们自己的硬件设备,这种方式的硬件设备已经达到85款以上;我们不是直接和商家合作,有专门去做推广的服务商,这些服务商可以直接了解商户需求,以及硬件服务商也可以销售自己的设备。

  一家大型连锁超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刷脸支付机从去年开始推出,现在几乎每家商店都安装了。但是据他了解,尽管超市已经安装了洗脸设备,但在实际过程中,用户的使用量并不是很大。“与扫描二维码相比,面部扫描支付并不意味着便利性增加了很多。这更可能是一种有趣的游戏方式,所以很多人都很好奇,然而,在使用了一两次之后, 你会觉得我用手机扫码是一样的,没有区别。"大型连锁超市的工作人员说。

  支付宝相关人士解释,以711便利店为例,刷脸支付在其店里上线仅一个月,就已经远超过之前移动支付上线前6个月的使用比例,这是因为在刚开始扫码支付的时候,人们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要更慢,现在其实大家接受程度变高了。

  该支付宝相关人士继续解释,合作的商户卜蜂莲花,综合所有店面的刷脸支付的用户占比达到1/4。但目前很大的问题是,很多人因为使用习惯而不用刷脸支付,或者说临时情况下会尝鲜一次,所以只有用户第二次刷脸支付,然后这个体量的80%才会是刷脸支付固定的活跃用户,当然这也不排除这八成用户会同时使用扫码、刷脸支付。“刷脸支付的线下推广,比二维码的推广难度要大很多。”唐欣表示,就像是人类从步行到开上汽车的差别。而且现在大众最担心的还是支付安全问题,当扫脸支付终端大量普及的时候,特别是一些中小场景下,可能会出现一些非法盗刷行为,安全问题可能比二维码支付更加难以应对。

  上述微信相关人士还有一个对市场坏境的担心,“其实刷脸支付本来是一个好的方式,但是大家把它弄烂了。”主要是渠道方面,但现在的情况是有很多打着官方认定旗号的企业,他们在做加盟做代理,这完全破坏了生态的运作。

  无论如何,刷脸付款只需要一年时间就可以进入市场。不可能有质的变化,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支付宝相关人士看来,扫脸支付是一个新兴事物,未来这两种支付方式将共存。

上一篇:投资者提问:打扰一下,目前支付宝补贴30亿,微信补贴100亿,两者都在向扫脸支付迈进.
下一篇:支付宝和微信面对面支付是风口还是陷阱?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QQ!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