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弱势者"银联:无力抗衡两强315曝光雪上加霜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银联在全国消费者权益日被“点名”。3月15日,央视“3·15”晚会曝光银联卡默认开通闪付功能,存在盗刷风险。用户1000元以内支付无需密码,仅在POS机5cm内即可付款,且无法关闭,仅能将额度调低至300元以内。

  “隔空盗刷”风险引起一些消费者担忧。3月16日,银联回应称,“隔空盗刷”是极少数个案,据中国银联和商业银行统计,2015年业务开通以来风险比率为千万分之二,远低于万分之一点一六的行业平均交易欺诈率。中国银联已联合各商业银行建立了“风险全额赔付”保障机制,,对于客户发生的盗刷风险损失,持卡人挂失前72小时内全额赔付,超过72小时经确认为盗刷损失的,也将获得全额赔付。

  未被告知默认开通闪付功能与1000元的免密额度也存在着一定争议。有媒体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有的银行并未执行到位。一家国有大行客服人员就表示,不能通过电话客服关闭小额免密免签功能,如果持卡人未开通手机银行、网上银行,就必须去柜台办理关闭。

  银联在声明中表示,中国银联和商业银行通过官网公告、领卡合约、发卡章程、持卡人权益告知书、手机银行、微信公众号、短信等渠道向持卡人进行了告知,但仍有部分用户未能充分知晓此项业务的功能和保障措施。中国银联将与商业银行共同改进服务,并为用户自主关闭及恢复功能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对于新兴事物,金融机构应该更主动地与用户沟通,更主动地进行用户教育,与用户形成一个良好有序的互动模式,这无论是对银行本身还是对持卡用户都是双赢的。

  其实,银联在移动支付战略上失误大损失惨。作为二维码支付的“亲爹”,银联没有把握住好时机,并未最先被普遍应用于自己。而支付宝和微信已在移动支付市场获得大部分市场份额,用户黏性非常强。易观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显示,支付宝、微信在移动支付市场份额达到92.53%。

  “闪付”是银联在移动支付领域与支付宝、微信支付竞争的主要武器。2017年5月27日,中国银联联合40余家商业银行在京共同宣布,正式推出银联云闪付二维码产品,持卡人通过银行APP可实现银联云闪付扫码支付。2017年12月,在央行的指导下,银联与各商业银行共商共建的银行业统一APP云闪付高调诞生,试图在移动支付市场争得一席之地。此举也被看成是移动支付集团军打响反击战。

  央行也在力推“云闪付”。今年3月,央行副行长范一飞介绍称,央行协调了商业银行、中国银联等各方,从2017年开始在全国推行了移动支付便民工程。通过便民工程,银行业统一的APP“云闪付”初步建成,移动支付产品体系更趋多样化,现在已经覆盖公交、地铁、菜市场、超市等十大便民场景。

  云闪付面临外患和内忧。怎么留住客户是个问题?据21世纪经济报道,对于用户而言,云闪付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优惠活动。用户早已习惯使用支付宝、微信,多位银行业人士坦言,很多用户使用云闪付,目的是为了薅羊毛。

  此外,除了“外患”,云闪付运营也存“内忧”。多位银行业人士表示,当地央行对云闪付推广有指导性考核,虽然并非强制性,但有银行人士直言,并不市场化。无论考核有无,在实际运营中,银行推广的积极性不高却是事实。

  益普索发布的《2018第四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用户研究报告》显示,财付通和支付宝的渗透率分别为86.4%和70.9%,位居行业前二。排名第三的是银联云闪付,用户渗透率仅为18%。

  被寄予厚望的云闪付想要改变行业格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银联回应闪付问题:“隔空盗刷”是极少数个案,将改进告知服务,优化赔偿机制

  央视315晚会曝光了银联默认开通小额免密支付功能存在安全隐患。据晚会报道,开通闪付功能的银行卡,只要轻轻贴一下POS机就能被刷走钱,既是“隔空盗刷”。银行工作人员透露,银行卡与POS机在10公分内就能完成支付,“只要能感应上就能交易”。

  3月16日,中国银联联合商业银行发布声明称,“隔空盗刷”是极少数个案,据中国银联和商业银行统计,2015年业务开通以来风险比率为千万分之二,远低于万分之一点一六的行业平均交易欺诈率。我们将全力配合公安机关继续加大对POS机非法买卖等银行卡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同时,中国银联与有关各方也将进一步提高技术防控水平,持续督促收单机构加强POS终端管理。

  声明表示,为了保护持卡人的利益,中国银联已联合各商业银行建立了“风险全额赔付”保障机制,对于客户发生的盗刷风险损失,持卡人挂失前72小时内全额赔付,超过72小时经确认为盗刷损失的,也将获得全额赔付。中国银联联合商业银行还将进一步优化赔偿机制,缩短赔付时间,提高赔付效率。

  “小额免密免签是一项行业规则,中国银联和商业银行通过官网公告、领卡合约、发卡章程、持卡人权益告知书、手机银行、微信公众号、短信等渠道向持卡人进行了告知,但仍有部分用户未能充分知晓此项业务的功能和保障措施。对此,中国银联将与商业银行共同改进服务,并为用户自主关闭及恢复功能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声明表示。

  “闪付”是银联在2015年10月推出了小额免密免签服务,即对于单笔交易金额在规定限额以下的联机交易,无需跳密码键盘验密、打印签购单验签名等步骤,可实现快速支付的目的。适用范围仅限IC卡或承载IC卡信息的移动设备以闪付联机方式发起的交易。2018年6月1日,中国银联还联合商业银行针对支持闪付功能的银联金融IC卡进行小额免密免签单笔限额由300元提升至1000元的调整。

  据北京商报报道,在中央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看来,客观而言,“双免”是银行卡一项基础功能,金融机构很难做到就每一项新功能向所有用户征求意见。比如,个人账户分类管理、清理“沉睡账户”等都是以各种形式发布公告。从实际上看,直接开通“双免”功能,其实方便了大多数用户。反之,如果不是直接开通,到时候更多人要抱怨“还要主动去开通一次,太麻烦了”。

  不过,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指出,根据银联公告,银行卡小额免密免签已在官网公告等多方渠道对用户进行告知,但现实情况是,对于动辄成千上万字的格式条款,用户未必有时间逐字查看,因此,对于小额免密免签这样的重要内容,建议突出强调、重点告知,以便用户更加高效地理解。

  二维码支付的“亲爹”,银联移动支付战略失误险成出局者

  2017年6月,中国经济网发布题为《银联移动支付战略失误大损失惨 “亲爹”险成出局者》的文章。

  2017年5月27日,中国银联联合40余家商业银行在京共同宣布,正式推出银联云闪付二维码产品,持卡人通过银行APP可实现银联云闪付扫码支付。此外,以京东、美团、大众点评为代表的互联网消费场景也被银联拉入“朋友圈”,数亿活跃用户可通过其App扫描银联二维码支付。

  在5月27日银联发布会之后,银联62活动反攻首日便遭遇系统卡壳,上海一家大型超市卜蜂莲花的收银台,挤满了买单结账的顾客,无奈收银员扫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无法支付。在线下体验中,甚至有店员并不知道如何扫描银联二维码支付。如此看来,线下的店员培训以及硬件上仍存拖后腿的现象。

  据悉,银联一直在移动支付领域苦苦探索,此前推出NFC进军移动支付市场,又联合苹果、三星、华为等推出了ApplePay、Sam-sungPay、HuaweiPay,但是结果并不理想,银联希望通过此举扭转其在移动支付战场中的不利局面。

  其实,让银联后悔不已的是,作为二维码支付的“亲爹”,自己没有抓住机会。二维码支付在国内最早是银联研发的。这种诞生于银联实验室的支付方式,却并未最先被普遍应用于银联。2013年7月份,中信银行推出第一期二维码支付业务,同一年又推出“异度支付”,并未能引起市场关注。然而,这种创新探索于2014年3月戛然而止。彼时,央行以二维码支付安全性存疑,需要等待安全验证为由,联合工信部暂停线下二维码支付服务。银行、银联的二维码支付在市场中暂时偃旗息鼓。

  2014年9月,支付宝、微信支付即再次布局二维码支付,如今几乎每一部智能手机都已能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的二维码支付。支付宝和微信已在移动支付市场获得大部分市场份额,用户黏性非常强。虽然银联云闪付二维码产品确实有着较强的优势,但是不能忽视的是用户习惯已然形成。

  银联牵手银行形成“统一战线”,“云闪付”的内忧外患

  从2015年推出云闪付移动支付新品牌,到2016年各类手机Pay先后登场,再到2017年银联二维码支付产品落地,银联一直在联合产业各方进行移动端的转型探索。不过,在移动支付领域,支付宝和财付通已经占去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2017年12月11日,银联牵手各大银行形成“统一战线”,推出银行业统一APP“云闪付”。

  根据介绍,云闪付APP是中国银联深耕移动支付便民示范工程“十大场景”,向广大用户提供的众多支付工具之一。“云闪付”APP作为统一入口及开放平台,汇聚了银联及各大银行的支付工具、支付场景及特色服务。2018年11月26日,中国银联宣布云闪付APP用户数突破一亿。

  央行也在力推银联“云闪付”。今年3月,央行副行长范一飞介绍称,央行协调了商业银行、中国银联等各方,从2017年开始在全国推行了移动支付便民工程。通过便民工程,银行业统一的APP“云闪付”初步建成,移动支付产品体系更趋多样化,现在已经覆盖公交、地铁、菜市场、超市等十大便民场景。

  怎么留住客户,确实是个问题。据21世纪经济报道,对于用户而言,云闪付最吸引人的地方还是优惠活动。问题在于,用户早已习惯使用支付宝、微信,多位银行业人士坦言,很多用户使用云闪付,目的是为了薅羊毛,“优惠一次,勾搭一次”。甚至,多位受访银行业人士也只知云闪付其名,虽然下载了,但较少使用。多位云闪付用户坦言,得知云闪付有一分钱坐公交车的活动,开始使用,但优惠结束以后,就不用了,甚至卸载了。

  一家大型互联网金融机构资深人士赵义(化名)表示,用户为何要用云闪付,而不用支付宝、微信。“我觉得银联还没摸索出路来。”

  除了“外患”,云闪付运营也存在“内忧”。多位银行业人士表示,当地央行对云闪付推广有指导性考核,虽然并非强制性,但有银行人士直言,并不市场化。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反映,银联也存在借力直接给银行布置任务的现象,让银行出营销费用,但增加的是云闪付的客户,因此,银行并不满意。但有城商行总行人士表示,可能是地区差异,当地央行没有考核,有帮忙推广但并非硬性任务,银行本着自愿原则,也可以不出营销费用。无论考核有无,在实际运营中,银行推广的积极性不高却是事实。

  据悉,更多是银行总行层面配合推广云闪付,有城商行总行人士表示,银行的积极性确实不高,而且还有自己的考量,银行不会单独推广云闪付,只是本行营销活动时,同时帮忙宣传。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上一篇:"移动支付弱势者"银联:无力抗衡两强315曝光雪上加霜
下一篇:6月1日起千元内银联卡支付免密卡里的钱还安全吗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QQ!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QQ!